总有一个人会成为你最后的远方

白云垂直的飘进窗来,窗台上的茉莉落下了最后一片花瓣,楼下在唱总有一个人会成为你最后的远方。

 by 作者/南国彝人 & 插画/猫咖啡~北

南国彝人,云南临沧人,典型八零后,一角阅读签约作者;喜欢走街串巷,特别对云南的大街小巷情有独钟,所以笔下所写的多是街头巷尾的故事,还有哪些时光里斑驳的巷子;

猫咖啡~北,坐标北京,简单点,表达的方式简单点;


临街是一个民楼,楼上是很宽的屋顶,等暑假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孩子,傍晚的时候会准时的站在楼顶,抱着吉他,唱一些很少能听到的民谣,有一晚,他居然唱了胡广生,那也是我最近很喜欢的歌,所以那晚看着他,我就特别开心,他站临街楼顶上唱,我就坐在窗台喝酒,他唱一句,我喝一口。等他唱完的时候,我就站起来大声的对着他喊,我说小伙子,你唱得很好,然后楼那边就传过来他清脆的声音,他说老小孩,你酒量很好,这歌他唱了很多次,很多歌词我都记不住,但总是想起那句你认得我吗,跟我说那么多句。

后来暑假结束了,他就很久没出现了,而我还是一样,下班了就会坐在窗台上,可能是等着他,也或者等一首歌,更或者只是想喝酒了。

这次又去了香格里拉,我们一行五个人,走了很远的路,风从分不清的方向刮了来,吹向了有村庄的方向,很多时候我还是会莫名其妙的难过,可能是看到看在山坡上的那些格桑花,也可能是因为那只盘旋在空中等着死尸的乌鸦。

站的草原的中央,看着那条穿过草原的河流,整片白云被打进了河里,可是我不知道河的起点和终点,它就无始无终的流淌在草原中间,等着雨季过去,然后干枯,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我站在用木头临时搭起的桥上,我用尽全力看向离我们不过两公里的村庄,迎面而来的风吹起了我单薄的衣服,可是心里不知怎么的,我却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给我讲过的那条河,父亲说这世上有一条河,我们谁也没见过,它白天流淌在地下,等夜晚在出到地面,顺便带走那些悲伤,那些哭泣,哪些撕心裂肺的故事……

后来一瞬间,我也想起了那首四块五,像是极年轻的孩子,需要在夜幕下走很长的路,一边哭泣一边喊着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路灯下蹲下来,压抑着自己,说着一些自以为的安慰话,像歌里那样,天黑了,你很忧愁,行走在凌晨两点的马路上,你说可怜世间万物……

人海茫茫啊,她可能是你四块五的妞。

我们穿过草原,打开了村庄的门栏,往回住的方向走,路边是用石头堆起的围墙,一些没见过的树突兀的立在村庄上,同行的朋友一路和村庄里的人聊着不着边际的话,有时也逗逗路边的孩子,可是他们听不懂,瞪大眼睛,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很多乌鸦在天空盘旋,嘎嘎乱叫。

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就是高耸入云的山,白云盘旋在山上,蓝得不像话,风也盘旋在整个天空,嘶吼着,答案没有飘在风中。倒是同行的朋友对着对面的山大声的吼了几声,然后她兴高采烈的,很认真的告诉我们,这里的山居然没有回音。然后我低声唱,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回来的时候到昆明已经是傍晚,我推开窗,那个消失了很久的孩子,已经站在楼顶,还是很以前一模一样,他也发现了我,这次是他先开的口,他说老小孩,怎么好几天都不见了啦,我告诉他,我去香格里拉了,见了已条无始无终的河,穿过草原,映着蓝天,喂养着大地。他告诉我他最近自己写了一首歌,然后他开始唱,我在这里转悠了十年,只为等在路口在遇到你,可以相视一笑,然后告诉你,总有一个人会成为你最后的远方。

人已赞赏
一角电台情感物

糯糯:《前任3》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2019-11-5 10:56:13

情感物成长纪诗和远方

整个清明的雨,都在说想你

2019-11-6 15:43: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