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偶遇,其实都是早有预谋

很多女孩子都有一本日记本,藏在你根本找不到的地方,她不断的填写着。你开始挺好奇的,总是千方百计的想看看里面都记了些什么,后来时间长了,你慢慢遗忘了,等那薄薄的本子摆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却怎么也翻不完。因为你会发现,你打开每一页那里面都是汪洋。

by 播音/芸馨 & 作者/南国彝人

芸馨,古城西安人,热爱朗诵、主持,一角阅读签约播客;喜欢摆弄各种茶,品闻各种“香”,感受茶的厚重绵长;坚信声音是有温度的,可以让人欣喜、平静、愉悦、热血沸腾……旨在传播有温度的声音,温暖听者生活与心情~

南国彝人,云南临沧人,典型八零后,一角阅读签约作者;喜欢走街串巷,特别对云南的大街小巷情有独钟,所以笔下所写的多是街头巷尾的故事,还有哪些时光里斑驳的巷子;最喜欢的句子同样也出自自己的笔下,故事长满天涯海角,包括你和你的故乡;我还没老去,故乡已经面目全非。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很多女孩子都有一本日记本,藏在你根本找不到的地方,她不断的填写着。你开始挺好奇的,总是千方百计的想看看里面都记了些什么,后来时间长了,你慢慢遗忘了,等那薄薄的本子摆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却怎么也翻不完。因为你会发现,你打开每一页那里面都是汪洋。

起先你可能会叹一口气,后来你可能承认你失去了一段感情,最后,当你睹物思人,泣不成声的时候,你终于知道,你失去了一个比爱她自己更爱你的人。

一个小女孩拖着一个箱子,很深的夜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在雨里走,在公交站台下避雨。

我因为丢了笔,所以丢了所有笔记本。

我因为丢了箱子,所以丢了整个旅行。

我因为丢了段记忆,所以失去了所有记忆。

我因为一个人的离开,所以离开了所有人。

笔记本里记载着我的所有记忆,我的记忆里是所有我爱的人。我所有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我们所有人的所有朋友里都会有这样一个人,用我们的话说,他是厚脸皮,不自知,用他的话说,他是玉树临风,才华横溢,才高八斗,他自认上能迷倒八十岁老奶奶,下能欺骗六岁小萝莉,最重要的是他中能收御姐,此种人往往没多少心机没多少城府,只要在一起的时间里,我们总是希望他能闭上他那似乎无所不知的鸟嘴,但当我们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想起他,他是我们生活的柴米油盐更是我们生活的酱油味精醋,必不可少的裹脚布。我有朋友名陈小伟,大名陈得瑟。

陈得瑟和我从小认识,几乎是他一张嘴我就知道他会说梦里大战项羽最后他们哥俩把酒言欢,然后他丫约了项羽,一起杀了吕布。最后项羽因为用情专一,对貂蝉的美色根本无动于衷,再然后就他一人独享貂蝉,两个人在他那狗窝里如何没羞没躁的过上了他性福貂蝉不知死活的幸福生活。接着来一个不小心路过女儿国,被一众女神抢来抢去玩转多日,做尽了一个禽兽最应该做的所有事情后的猥琐表情。

陈得瑟最无耻的是有次他把钱包忘记在公司里,租住的地方离家又很远,最后迫与无奈,陈得瑟去公园转悠,刚好看到一小孩买了东西从小卖铺出来,手上刚好握着一把零花钱。陈得瑟立刻走过去,骚包的甩甩头发,小妹妹,哥哥帅不帅,然后糊吹瞎扯,最后愣是从那小孩手中骗走了五元钱,连离开还不忘记告诉那小孩:小妹妹等你长大后来XX地找哥哥,哥哥给你买糖吃。

最离谱的是有次我和他临近春节回家,到车站买票,人山人海,我们站在貌似长安街尾,卖票的地方在长安街头,看着长安街的街头,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陈得瑟发话了,把身份证给我。

我说,你要干嘛。

他说,找我姐去。

就在我想问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姐的时候,陈得瑟得瑟开了,他哇的一声哭了,往队伍最前端跑过去,嘴里边哭边喊,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我找我姐,我家里出事了,队伍里所有人很是同情的看着陈得瑟,陈得瑟一路狂奔,走到窗前,姐,姐,赶紧给我两张票,赶紧让我回去看看我老爹。

卖票的小妹很同情的给了陈得瑟票两张,陈得瑟看着那小妹,姐你真漂亮。然后陈得瑟一路谢谢着离开了。回到我身边,陈得瑟一脸猥琐,各种牛逼,站在我身边的一小妹看着陈得瑟一脸鄙夷,陈得瑟微微一笑,怎么样,姑娘,是不是哥很帅,来哥让你占便宜,给你亲一个。

陈得瑟一生脸奇厚无比,但奇的是陈得瑟把吹牛和不要脸发挥得淋漓尽致,最后就凭此两优点,陈得瑟第一个在我朋友圈里成了有自己私家车的主,而且是没用家里一毛线全凭自己一几之力买的。这算是他的一个转折点,曾有一段时间,朋友圈里许多人学着陈得瑟各种得瑟,吹牛X。每次陈得瑟看着那一群学他的人各种得瑟,更奇葩的是,所有人都一口一个得瑟哥。

有哥们断言,陈得瑟是人死了嘴巴善存人间的主。

陈得瑟已经入传说了,传说之人就应该万花从中过,每朵摸一摸。

人在倾城,人怎么能不倾城,忘记了说,倾城其实是一个酒吧,我们所有朋友最喜欢去的地方。

陈得瑟扬言,倾城如他情人所开,没有打不到折的理,所以每次去酒吧第一句话就是,美女,给哥打八折,而且是重复的对一个姑娘,她叫小玉。

小姑娘:不打。

陈得瑟:当真不打。

小姑娘:当真。

陈得瑟:你往这看,哥帅不帅,你往那看,那是哥的车,漂亮吧。

小姑娘:帅,漂亮。

陈得瑟:唉,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就再也不能来这个酒吧了。说完很惆怅的样子,就差一滴眼泪汪汪流了。

小姑娘:好,好,给你打,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啊。

陈得瑟:西安。

此后的时光里,陈得瑟分别去了全国的所有城市,然后是美国,英国,柬埔寨,菲律宾……,只是所有朋友都知道,他只不过是在梦里罢了。接着第二天他又准确无误的出现在酒吧里。

那小姑娘走了,陈得瑟在酒吧里继续得瑟,对着酒吧里所有姑娘糊吹瞎扯,时不时在每个姑娘腰上手上啊摸一把。唯独那个小姑娘,远远的看着,似乎和所有人都无关。

我们所有人在我们所有人的世界里行走着,单行道上我们轰轰烈烈的向前。没有人会回头看身后的一朵花,它在路边上艰难的开放着,狂风刮过大雨淋着,但没有人去扶一扶它,花瓣被风吹落,花枝被雨打折,最后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它在阳光下枯萎着,一部分被埋进泥土里,最后全部腐烂,化成泥土。

这个城市太大,大到我们呼出去的声音没有回声,房子太多,遮住了我们的目光,让我们看到的永远不过是几米距离的墙。可是人也太多,我们在路上落下来的泪水会被身后的人踏成灰,飞向天空,溶进云里,下雨再落下来。我们都爱旅行,想去不曾去过的地方,看着人来人往。

有一段时间,我们特别能喝,朋友圈里,要不就是被甩了,要不就是甩了对方的主,像是一起选了日子,唯独陈得瑟,像是进了尼姑庵的西门庆,各种骚包各种姑娘左拥右抱。

我们集体见而远之,但是陈得瑟脸皮之厚无人能敌,在我们一群哥们对女人同样视而远之的时候陈得瑟往往在我们身边越发嚣张,我们集体讨之,决定喝死陈得瑟,陈得瑟死不要脸,哈哈哈,为了兄弟们的快乐我奉陪到底,圈中朋友无一不是酒中高手,几个回合,陈得瑟趴在桌子上口吐白沫,手里握着酒吧,喝喝喝……

我们所有人跌跌撞撞,相互扶着离开酒吧,最后离开的是陈得瑟,他被小玉扶着。那晚我们离开的时候也下着很大的雨,都淋成落汤鸡,唯独陈得瑟,跌跌撞撞的,却撑着一把特大的黑色伞,是小玉给他的,但我们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小姑娘用的伞,倒像有本就是陈得瑟的伞一样。

小玉在倾城特立独行,像是与红尘格格不入,漂亮的脸上不悲不喜,不卑不亢,用她的话说,她只是喜欢酒吧,因为喜欢酒吧所以在酒吧。所以在倾城,小玉是一道风景,与所有人有关但与所有人都无关。唯独陈得瑟。

或者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段旅行,再或者是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小玉不是云南人,来自湖北,那是两年以前,一个人拖着一个箱子。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人已赞赏
优美文字情感物

你努力合群的样子,好悲哀

2019-10-28 9:59:17

优美文字情感物

抽点时间,与自己独处

2019-10-28 10:44: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