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在镜头里,也在你心里

那天我们拿着棒棒糖站在讲台上,如凯旋归来的英雄。同学们当着班主任的面,呼喊着,"他俩亲嘴了!"那么纯真的年纪,手都没有拉过。

播客/栀雪 & 作者/深海梦影 & 插画/ DuangDuang

栀雪,安徽宿州人,一角阅读播客。追求完美的天平女;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深海梦影,深海夜未眠,离梦疏影归。风寂拂落叶,簌簌尽离殇。在有趣的时间里期待与有趣的灵魂相遇。


-1-

皎洁的月光透进窗,折射出斑驳的光影。晚风顺着窗缝也挤了进来,成串的千纸鹤随风轻轻摇曳着,像是思念的摆渡。在这月如水之夜,我倚在桌前,点一盏孤灯,唤醒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微微泛黄的老照片散发出独特的复古气息,在空气中缓缓蔓延着,诉说着时光的痕迹。仿佛要把过去与现在编织在一起。

这照片是小学的毕业照,关于我,关于他,唯一的合照。青涩的笑脸诉说着童稚,他偏要站在我的身后。照片里,所有人中,我们笑得最开心。

-2-

那时阳光很暖,天很蓝,空气很清新。六年级分班,他坐在我后面。三毫米的发型,笑起来两排白白的牙,有着”香蕉横着啃”的癖好,这些都是我对他最初的印象。

那个年纪,大多数女孩是不和男孩一起玩的,害羞的我也不例外,他有些淘气又不失腼腆。

记得那时,他总是欺负我,可如果别人妄图欺负我,他一定会站出来,一副想要打架的样子。至于他,在我后面踢凳子,拽头发,用手在背上写字,”无恶不作”。

每次我都转过头去瞪着他,他就缓缓低下头去,脸涨得通红,还时不时用可怜兮兮的眼神讨好我,我就被他逗笑,愤怒烟消云散。

-3-

班里第一次换座后,我在第二排靠墙,他在第三排靠窗。

每次低下头写作业的时候,都会瞟到来自窗户的视线,停留在我所在的方向。于是,偷偷地看向他,眼神交汇的一瞬间,他立马往窗外看去,好像生怕泄露了什么秘密一样,偷偷摸摸地,样子蛮可爱。

有一次,他大概在盯着我走神,眼神撞在一起的一刹那,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低下头,绯红的脸颊显得愈加可爱。我也收回目光,内心却忐忑地感到一阵阵幸福。

-4-

彼时刚刚入秋,一天傍晚放学,我是值日生,他亦没走。我扫地,他帮我浇花。那天画风的反转,使我的心不得安宁,他一直不都是在扮演欺负我的角色吗?

值日完,我收拾书包,他塞给我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纸条掉在地上,我转身捡起后,他早已飞也似地消失。我紧紧握着那张纸,心咚咚乱撞。

即使班里没有一个人,我偷偷跑到厕所,仿佛猜到了这是什么。待到厕所里空无一人,便藏在门后,颤颤巍巍展开那张已被我攥湿,更加皱巴巴的纸,用双手蒙着,去看上面的字迹。

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你的左手旁边是我的右手。我要娶你。

心跳加速,如果不是扶着门我可能会晕厥过去,这张纸突然变得很沉重。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已经刻在脑子里,便撕了个粉碎,小心翼翼扔进坑里。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一路哼着歌儿,往家走去。对着镜子看看,眼里是藏不住的喜悦。我收到了人生第一封情书。

那时正好掀起一波买情侣笔的热潮,没有的同学都眼巴巴地渴求自己也能拥有。我买了一对,从此我俩就成了全班关注的焦点。

-5-

一次,班上组织了个活动。男女一组,女生要面对面坐在男生腿上,男生想办法带着女生跨到”河”对岸,两组用时最短的将获得超大棒棒糖两支。

当老师问谁想要参加时,全班只有一个人没有举手,老师便锁定了目标,就是她了。她缓缓走上讲台,双腿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大家欢呼着让她选个男生,还没来得及开口,有人冲上三尺讲台,盘腿坐在地上,拍着大腿让她坐上来。那个害羞的女孩,就是我。那个男孩,是他。

又选了一组,同时开始游戏,他让我用双手环住他的腰,他搂着我,我们以四十秒领先走到了”河”对岸,一瞬间班里喧哗声四起。

那天我们拿着棒棒糖站在讲台上,如凯旋归来的英雄。同学们当着班主任的面,呼喊着,”他俩亲嘴了!”那么纯真的年纪,手都没有拉过。

-6-

这个流言,被传到了整个年级,我们对此都置之不理。他告诉我没事,不用管,有个”女朋友”是很风光的事,恨不得全校知道。

在一片流言蜚语中,我们被叫到办公室,从此便是天涯海角。老师把我安排在第一排靠窗,他在最后一排靠墙,所谓班里最远的距离。

所爱隔山海,他却隔着山海眺望我。

-7-

很快,走到毕业。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他站在我的身后,紧紧地贴着我,用尽全身力气。

我笑在摄影师的镜头里,也笑在他的心里。

那天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那段纯粹的恋情也随之被搁浅在时光深处…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