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想爱的刚刚好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都可以是鲁西西和皮皮鲁,在正正好好的年纪里,正正好的去相爱,然后择一吉日,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by 播音/栀雪 & 作者/景小婵 & 插画/ 仙崎

栀雪,安徽宿州人,一角阅读播客。追求完美的天平女;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景小禅,热爱文字的英语老师,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一样都不能少,愿我的故事,能够温暖你的心。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晴

最近听到朋友说的最多的就是:我要参加谁谁的婚礼了,下周我要试婚纱啦,国庆我要结婚啦,国庆我要见家长了,或是朋友圈猝不及防晒出来的婚纱照。

我就静静的看着他们撒着狗粮,特别想真诚的问问他们:你们嫁的是爱情吗?

part.1 如果不是你,是谁也无所谓

今天无意中看到空间里面有个之前的高中同学小希发出来的婚纱照,她说:这就结婚了。

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来结婚有多么兴奋,也感觉不出来她对男方有多么的爱恋。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结束了多年无果的恋情,放下了纠缠多年的初恋,即将开始一段为人妇的生活。

记得刚上高中那会,她就有男朋友浩哥,浩哥高高的,胖胖的,属于那种拽拽的,有很多义气的朋友,经常喝酒打架,又不爱学习的那种类型。朋友们都叫他浩哥,俨然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样子。

那个时候只要他看不上的人,二话不说就开始打架。也曾多次被学校劝退,后因家里有关系,学校也就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胡作非为了。

而小希是那种性格活泼,开朗大方,耐看,尤其是一笑就有两个小梨涡,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像月牙一般弯弯的,好看极了。她爱憎分明,是能够和男生打成一片的女汉子。

就这样,两人分到一个班级了,很快就不打不相识了。

刚开始两人属于互看不顺眼,两个暴脾气相见,每每都能吵起来,小希和浩哥身边的朋友都混成了好哥们,称兄道弟的,唯独对浩哥,两人一见面就掐。

当时和小希一个宿舍,每次她一回来,都会听到她在念叨着浩哥的不是,不是说他嘲笑她发型丑,就是说他故意骗她去老师办公室。每次谈起浩哥来,小希都神采奕奕,张牙舞爪,笑的合不拢嘴。

我们打趣的说:小希,你不会喜欢上浩哥了吧。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两人吵吵闹闹牵着手的在打情骂俏了。

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下,小希终于说出了两人在一起的过程:原来在我们打趣后,小希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心里反复琢磨着我们的话,心里砰砰的跳,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就喜欢上了浩哥,喜欢上了两人每天的拌嘴,捉弄对方,以及小计谋得逞后的开心与满足。

终于到了第二天周六,小希召集了浩哥的朋友们一起去附近的烧烤店吃饭,在吃饭前,小希单独点了一瓶啤酒,打开后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身边的哥们劝也劝不住,小希放下酒瓶打了个嗝,两手抓住浩哥的肩膀,邪魅的笑着说:浩哥,我喜欢上你了,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小希还说,当时浩哥一脸懵逼的样子,是被身边的哥们起哄着同意了,而且没有任何意识的被哥们起哄着,两人开始接吻了。

小希甜蜜着回忆着,信誓旦旦的说:我把他收了,总有一天,我要嫁给他。

他只能是我的胖子,如果我没有嫁给他,那我就随便找个人嫁了,谁也无所谓。

当时我惊叹着小希的勇敢和大胆,爱的干干净净,恋的刻骨铭心。

因为当时在我的意识里,两个人在一起,必须是男方先主动啊,哪有女生说我要和你在一起的道理。

小希说:我等不了他先主动,我怕他会先喜欢上别人。

是不是谁先主动谁就会输呢,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没有人会给一段爱情定下一个期限,也没有人告诉小希该怎么拿捏感情的分寸,更没有人会知道,两个人的感情,是不是终究有个尽头。

两个人,打打闹闹,分分合合,经历了家长的反对,老师的阻挠,义无反顾的在一起,一起逃课,一起吃饭,一起学习。除了晚上回宿舍睡觉,俩人都在一起。

高中毕业之际,所有人都沉浸在分离的不舍中,只有浩哥,依旧酷酷的对小希承诺说:等我们上完大学,到法定结婚年龄,我就娶你做我的媳妇。

两人如约的来到了同一所城市,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每到周六日,两人还是会一起相约,吃饭看电影。

大一的时候两个人相安无事,感情递增,每天煲着电话粥,寝室舍友们无不羡慕,都说小希有个好男友。

不久后两人又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小希怪浩哥每天沉浸在游戏里无法自拔,经常从学校网吧里把浩哥揪出来痛骂。浩哥嫌小希管的多,疑心重,时不时就给哥们打电话问浩哥在干嘛。

终于有一天,浩哥吼到:你能不能滚。

小希气哭了,当时就提了分手,俩人分手了好一阵子。

不久后,浩哥回来认错,两人又在一起了。

或许是两人都太累了吧,或许这段感情已生裂痕无法修复了吧,分分合合多次,两人和好之后打电话再无往日的嬉皮笑脸了,只是在寒暄着:吃饭了吗,记得多穿衣。类似的话语。

到了大四,俩人都开始了找工作,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

一天晚上,两人一起打电话,小希说:胖子,我们分手吧。

浩哥不说话,两个人在电话里哭了好久好久。

我们大家都以为,小希和浩哥,以后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然后幸福的结婚生子。

以至于后来小希告诉我们说,他们分手了。我们都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闹别扭,因为他们已经谈了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恋爱,7年的青春,怎么能说散就散呢?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一年之后,小希在空间了发了她和另一个男生的结婚照,附言:这就结婚了。

在与你相识的七年里,我花光了所有的运气,用完了我所有的勇气,耗尽了我所有的爱。所以,我嫁的人,如果不是你,那么是谁也无所谓了。

part.2 因为嫁的人是你,所以我不恐婚

有个好姐妹鲁西西,也是在今年国庆就要结婚了,被问道:马上就嫁人了,你会恐婚吗?

她慢悠悠的回答: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平淡淡,我来做饭他来洗锅的默契配合,亦或是我洗衣服他来涮的甜蜜互动。

嗯,我所期待的爱情最美好的样子,我所希望的婚姻最幸福的模样,所有的一切, 他都已经给予,或即将给予。

那么,我还恐慌个什么鬼?

我不仅不恐慌,我还想和你一起,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看世间最美的风景,听人间最好的情话。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变老。

嗯,我的鲁西西和皮皮鲁先生马上就要结婚啦,他们相识相恋相知走过了六个年头,期间也有过争吵,鲁西西也有过委屈,有过伤心。终于,经历了争吵,结束了异地,两人,喜结连理,要结婚了。

两人罗曼蒂克浪漫式的爱情我提到过很多次,好巧不巧,那天阳光正好,创业的鲁西西小姐遇到了读书的皮皮鲁先生。两人当时谈到一个英语单词:permanent。

不曾想到,这个单词成了两个人的誓言。

皮皮鲁是个温情的先生,每次下班我都能够看到皮皮鲁在楼下接鲁西西下班。

皮皮鲁对鲁西西说过最暖的情话是:没事,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有我在,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每次鲁西西谈到皮皮鲁,眼神里都放着光,我知道,我的鲁西西小姐在经历过各种磨难后最后嫁给了爱情。

这不,鲁西西小姐正在筹划着自己的婚礼,装饰着自己爱的小屋。

part.3 我们都要嫁给爱情

对于小希和浩哥的爱情,我总是觉得有些遗憾,总是在想,如果两人可以再坚持坚持,是不是也可以如约结婚呢。但是青春好像多数都是遗憾的。太年轻相爱还是有些过早了,还来不及懂爱,就已经消耗完了爱。所以我们开始的很用力,结束的很苍白。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都可以是鲁西西和皮皮鲁,在正正好好的年纪里,正正好的去相爱,然后择一吉日,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多年后,也不会遗憾:如果我当年没有错过他就好了。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