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终究是一封没有寄出去的情书

秋天是傍晚麦田上空吹散夕阳的一缕风。麦穗摇摆在田野,你矗立良久,那个扎在麦田里的守望者,却是一个不会歌唱的稻草人。

by 作者/南国彝人 & 插画/ 丧心病狂

南国彝人,云南临沧人,典型八零后,一角阅读签约作者;喜欢走街串巷,特别对云南的大街小巷情有独钟,所以笔下所写的多是街头巷尾的故事,还有哪些时光里斑驳的巷子;最喜欢的句子同样也出自自己的笔下,故事长满天涯海角,包括你和你的故乡;我还没老去,故乡已经面目全非。


秋天是傍晚麦田上空吹散夕阳的一缕风。麦穗摇摆在田野,你矗立良久,那个扎在麦田里的守望者,却是一个不会歌唱的稻草人。

曾经像是一条织出来的围巾,往线头处轻轻一扯,整个青春轰隆隆的倒塌,淹没了路灯下的跌跌撞撞,掩盖了那些空口无凭的誓言,站在图书馆的书架前,秋天的细雨打湿了我们说好的永远,就那样我们一遍一遍的唱着,我们那些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我们需要一场逃亡,带着夹在书本里的书签,一个人自言自语,流经岁月的河在我们的脚下川流不息。疼痛像是装在我们最贴心的口袋里的故事,我们一个人兵荒马乱,站在街对面看着走入地铁口的你,相互挥手垂泪告别。

她装满破碎的过往还有似乎是挂在天堂的悲伤。

有一天我经过一处被落下来的雪花覆盖的地方,我就突然想起三火挂在眉睫的早霜,如同是那些飞在阳光下的雾,一粒粒的升向天空,清晰可见。

第一次见三火在倾城,少爷带着她一起来,她原名叫杨焱。少爷告诉我,他说我一定会喜欢她的,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问少爷,我们是怎样的人,少爷看看三火,再看看我,说,你们都是无病呻吟的傻X。刚开始和许多人一样我也叫她杨焱,再后来我们熟了我叫她杨三火。

再后来我们所有朋友发现一个问题,我们所有人里除了我叫她杨三火时她会乐呵呵之外,别的无论谁叫她都会没完没了,不死不休。然后许多朋友就问三火,她是不是喜欢我,三火接着和所有人没完没了,不死不休。

每这个时候,我就会喊三火,三火伸出手,往我头上轻轻的敲着,嘴里说着,敲死你,敲死你。

别敲,会疼的。三火就安静了,看着我们。

三火本来应该是一个暴走的萝莉,再或者如同露露那样的女汉子一枚,可是她刚刚相反,在路过的时光里我留意过她的文字,她的文字简洁得像是我划过4A纸上的线条,一挥而就,只是她的简洁里是我的线条里看不到的脆弱和挣扎,我曾看到半片花落下来的声音,委屈着她在雨里敲不出自己的声音。

山高水长踏花归去马蹄香,谁知道今生能否再见泪两行?

雪后初晴书了故事又几章,一曲临安后离歌倾城这一场。

犹记西湖畔 油纸伞 烟雨是江南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人已赞赏
优美文字情感物

一封不再被称为情书的情书

2019-10-25 9:29:01

优美文字

颜雨晴:关于虞美人,你知道多少?

2019-10-25 9:48: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