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古城,梦在故里4

路途遥远,风吹不停,到了路口就该分道扬镳,这儿的月很好,杨柳拂过水面,芦苇荡着白云,那杯没有醉的告别,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by 播音/芸馨 & 作者/南国彝人 & 插画/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芸馨,古城西安人,热爱朗诵、主持,一角阅读签约播客;

喜欢摆弄各种茶,品闻各种“香”,感受茶的厚重绵长;

坚信声音是有温度的,可以让人欣喜、平静、愉悦、热血沸腾……旨在传播有温度的声音,温暖听者生活与心情~

/

南国彝人,云南临沧人,典型八零后,一角阅读签约作者;

喜欢走街串巷,特别对云南的大街小巷情有独钟,所以笔下所写的多是街头巷尾的故事,还有哪些时光里斑驳的巷子;

最喜欢的句子同样也出自自己的笔下,故事长满天涯海角,包括你和你的故乡;

我还没老去,故乡已经面目全非。


你还在踌躇,便已是夜幕,你想挥挥手,故乡已是他乡,白云没散尽,晚风便已吹落四季,哪还有预谋,该出手就出手,叽叽歪歪算个求。

今天穿过青年路,一个身上扛着蛇皮袋的流浪汉,在路边垃圾桶里翻找着东西,而他的眼睛却盯着左手上拿着的书,我没有惊讶只是默默的想,他看的什么书,而此刻他看到的是描写怎么样的片段,是阿飞走在茫茫白雪上的孤独,还是叶开放荡不羁的笑,再或者是一对狗男女在某个角落里的苟且偷欢,不然,他怎么会那般专注。

风吹过田野,那些在路上的朋友,如今你们是否还四海为家,喝一口炽烈的酒,是不是已经多了牵挂。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去附近的大学里走走,离翠湖不远的云大,总的来说,似乎只剩下一面墙,还有那些垂下末枝的海棠,然后就会想到那篇《海棠花祭》,还有那个住中南海西花厅的老人,不经默念,此生不悔如华夏,来世还在种花家。

都会走完青梅竹马,唱完生如夏花。

穿过隧道就吹来的风,我们都唱过的那首那些花儿,正常来说,前面会有姑娘向你招手,公路盘在山上,特立独行如你我,是唱一首经典的老歌,还是扬扬手中的杯,吟几句姑娘最美年方十八。几天前在人民广场看到这样一场表白,男孩子手捧鲜花,对一个女孩子说,我喜欢你,如此三次都被绝句。就在围观者都感到泄气的时候,人群中一个陌生女孩挤开人群,娇羞的说道,我愿意跟你走,你要么?然后那男孩子使劲点头,接着女孩子一脸无辜的问到,管饭么?

所有围观者哄堂大笑,所有人开怀大笑,你看看我们总会被那些突如其来的温暖感动着,然后继续艰难的翻山越岭,继续一步步走完我们该走的路。

你和我都会孤独,爱人短暂分别,朋友远走他乡,可我们都还会相聚的,不是么?

路途遥远,风吹不停,到了路口就该分道扬镳,这儿的月很好,杨柳拂过水面,芦苇荡着白云,那杯没有醉的告别,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