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那个孤单的姑娘

那种扑面而来的新鲜感,充斥着沁满汗珠的脸颊,一粒无比虚荣的种子冒了出来,我开始以这个城市的一员标榜着自己的身份。崭新的校园大名,种满香樟树的道路,打扮时髦的他们,开启了我的另一个世界。我徜徉在这座天堂里,开始了求学之旅。

by 播音/芸馨 & 作者/孟小满

芸馨,古城西安人,热爱朗诵、主持,一角阅读签约播客;

喜欢摆弄各种茶,品闻各种“香”,感受茶的厚重绵长;

坚信声音是有温度的,可以让人欣喜、平静、愉悦、热血沸腾……旨在传播有温度的声音,温暖听者生活与心情~

/

孟小满,湖北十堰人,一个喜欢诗歌,文字的狮子座,

有点啰啰嗦嗦的语文老师,渴望在喧闹的世界里,追求自己的一方净土,愿你我成为好朋友。


/ 01 /

办公室的时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同事们都陆陆续续的走的差不多了,耳畔传来声音,我才从沉思中晃过神来。

“嗯,什么事啊?喔,地扫完了是吗?那你们走吧!”

“那老师,再见!”

这是我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九个月,从繁华的都市回到家乡这所偏僻的小城,本是我非常不愿意的一件事。

从我记事开始,每天抬头就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山峰,周围是用泥墩砌成的土房,房顶铺着灰色的石片瓦,石片瓦中间放置着白色的玻璃片,以使房子更加的敞亮。人们穿着单调的衣服,扯着大嗓门吆喝叫卖。养家糊口的男人们一年四季回来一趟,这个由女人汇集的小镇,装载着我的儿时时光。那个时候的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山的那一边是什么,山的尽头是不是有一片海?

十二年的寒窗苦读,我终于逃离了这片土地,开始了新的生活。为了印证儿时的想法,我来到省会读书,拖着自己的全部家当,穿梭在拥挤的人潮中。那种扑面而来的新鲜感,充斥着沁满汗珠的脸颊,一粒无比虚荣的种子冒了出来,我开始以这个城市的一员标榜着自己的身份。崭新的校园大名,种满香樟树的道路,打扮时髦的他们,开启了我的另一个世界。我徜徉在这座天堂里,开始了求学之旅。

直到跟着同伴们一起游玩,商场里琳琅满目的物品,冲击着我的眼球。室友拖着我去试衣服,看到价签的的我,不敢相信上面的价格,五百元,那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我推脱着说,不用了,我有衣服穿。低头看了看早已掉色的衣服,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

“你不试试?那我们去了啊!”我示意的点点头,看着他们走进试衣间,失落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好看不?小满,你看看呗。”

“好看!”我挤出僵硬的笑容。

“好看,那我就买了。”说着,她让收银员打包,跟着去付了帐。

出了商场,我觉得吃了一块黄连,苦到了心坎里。人家随随便便一件衣服,就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为什么人和人差别这么大?这一个事件,开始在我的心中埋下了自卑的种子。丑小鸭始终是丑小鸭,当不了白天鹅。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在这个无比煎熬的时期,改变自己的现状。

我开始封闭自己的社交生活,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没有课的时候,我常常坐在图书馆里,看着眼前的书本,悲痛着人物的命运,也幻想着虚无缥缈的未来。这个自以为是的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城市扎根?

 / 02 /

邵华,是我的学长。我和他相识于一次校办比赛上,我在同学的拉动下,参加了校辩论赛,成功的进入了复赛,他是那次比赛的学生评委。整个激烈的比赛,我被选手打的落花流水,那个能说的对手,丝毫没有给我反击的机会。在我的语塞中,比赛彻底冷场。他看着觉得势头不对,就提醒总结陈词,他代表评委对选手进行点评。简短的话语,点出了参赛各位的优缺点,我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红透的脸颊。

一直到所有人都走完了,我才抬起头。掩藏在眼眶里的泪水,打了几个圈,还是毫不留情的低落到衣服上,断落的珠子,开始连成线,我再也憋不住,哭出声音来。好似所有的委屈都要用眼泪来洗涤,这样,我才可以找回自己丢失的骄傲。

“怎么呢?哭的这么伤心?”他走到我旁边问道。

“没怎么,你看错了,我没哭。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本来啊,上厕所,谁知道被一阵鬼哭狼嚎吓的……”

“你怎么不说了?”

“你这么大一双眼睛,还上着红色,我不敢说了。”

“你才怪物,谁的眼睛会是红色?”

“谁接嘴,谁就是。”

“你……”我真是恨不得,举起手,给他一个排山倒海,想着跟他不认识,就算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便走出教室门。

“怎么,刚治愈你这鳄鱼眼泪,就不理人了!”他在后面叫着,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地方。

后来,他便常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我们之间缘分本该这么深。那一天,从图书馆出来的我,被他围堵在门口。我朝哪个方向走,他就移动到哪里,活生生一个瘟神一样的。

我怒了,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干吗,就是有一个活动想让你参加。”

“不去。”

“你就这么胆小,失败一次,就不敢面对呢?”

“是的,我就是这么胆小,从来如此,丑小鸭变不了白天鹅。”我推了他一下,侧身走了。

他跟着后面,跟着我来到食堂,点了一份吃的,坐在我的对面。盯着我吃饭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我白了他一眼,他收回笑容,老老实实的吃起来。我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变相趁机离开。他抓住我,拉我坐下。

“你去参加呗,没事的。”

“说了不去,你有病啊,缠着我不放。”

“对,我有病,伺候不了你这个大小姐!”说完就离开了。

后来,每次说到我们的相遇,两个人都笑的合不拢嘴。倔强的女人,小气的男人,是我们那段时光里常用的词汇。他将就着我的习惯,陪我吃学校的食堂。生气的时候,穿着拖鞋,陪我走操场,听着我一个人大声的斥责。他送的那条项链,我看了无数次,害怕它丢了,着急的满寝室去找,它是我手里的宝贝。如今扔在首饰盒里,再也没有戴过。

我们的分手,源于一次荒唐的打赌。约好吃饭的时间,我在寝室楼下等他,大冬天,冷的我瑟瑟发抖。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越发的着急。打电话,说还有五分钟下来。这句话,已经说了第二遍了。我是个特别不愿意等人的人,心里的火气蹭蹭的上来。三十分钟,他和他的室友,一起走了下来。我问他,怎么下来这么慢。他说,室友有点事,所以慢了。

我生气的走在前面,听着他们在后面窃窃私语,他的室友还露出得意的神情。我询问道,你们刚在干嘛。他室友说,没干嘛,磨蹭了一会,没想到你还真生气了。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把我当成赌注,以此来当成他炫耀的资本。

安静的吃完饭,我留下他,跟他摊牌。

“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不就让你等了一会吗?”

“是吗?那他们为什么在那里笑?”

在我的质问下,他告诉我,他们之间打赌,看晾我半个小时,我会不会生气,以此来证明我对他是喜欢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男生是如此的幼稚,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就这样,我再也没有理过他。

我知道,家庭的贫穷,让我骨子里贮藏着自卑,我容不得不尊重的感情。我用这幅盔甲,彻底包装起自己。开始考教师资格证,完成自己多年来的梦想。很快,毕业的钟声敲响了,青春被埋葬在这个地方,包括那一段简短的初恋。

 / 03 /

在那个我藏着向往与青春的地方,我独立的生活了一年。见惯了不同家长的嘴脸,售卖员的轻蔑眼神,我被生活打磨的也失去了棱角。我安抚着成绩差的学生家长,讨好着成绩优异的学生,生怕过多的埋怨,优秀生源的流失,让我失去这份工作。

大城市的机制就是这么残酷,我工作的是一家私立学校,那里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成绩基础差,上课认真听讲的,少之又少,可以说,我把他们当孙子一样的哄着。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总会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这个城市,就这么值得留恋?在责任与学生之间,我煎熬着,想把学生教好,又无能无力。

矛盾的激发,在于一次课堂。我叫一个学生回答问题,学生坐在那里半天不动。我又重复的叫了一遍,他还是置之不理。我问,你不舒服?那学生傲慢的回答,心情不好,不想理你。自尊心特别强烈的我,将课本往桌子上一扔,质问他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他不屑的回答,你也就是一个聘请的,惹得我们不高兴,我可以让父母告到校长那里去,吃着我父母给的饭,看你敢不敢顶嘴!

他的话,如一根针刺在我的心里。我不知道这节课我是如何上完的,只知道回到宿舍的我,哭红了双眼。原来,一个人再努力也不可能变成白天鹅,我用了那么多的努力,换不来他们的尊重。这份工作,于我而言,在这一刻失去了意义,思前想后一个夜晚,我辞职离开了那个学校。

收拾完我所有的物品,流浪在街头,听着刘若英的《一辈子的孤单》,泪流满面。我终究还是一个人,不管爱情,还是工作,没有人会站在我的角度来帮我。校长是个人精,知道学生就是他的经济来源,在他那里,教师的尊严,什么都算不上。我内心开始惶恐不安,这个城市这么大,我该去哪里?

电话是父亲打来的,问我的近况怎么样,我忍着眼泪,告诉他自己过得非常好,正在吃牛肉面,非常好吃。父亲连连点头,对我说好好照顾自己,我满口答应。我的世界,已经一团糟了,只是父母还在等我回家,我要振作起来。

我找了一个月租便宜的地方居住下来。以前在学校里面住,不知道租房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等我收拾好一切,已经傍晚七点了。我凑合着吃了一桶泡面,洗洗就睡了。梦里,全部都是电影式的回忆,醒来后,眼角都还有余泪。

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我找了一个辅导机构,老板很年轻,也是早早出来创业。历时两年,还算小有规模。一个星期的相处,我和她熟悉了起来,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慢慢的,我开始遗忘过去的事情,投入到现在的工作。

 / 04/

回来后,是毕业一年。在我全身心的投入辅导工作的那半年,父亲偶尔会给我打电话,总是报喜不报忧的我,还是听出来他话语中的失落。在我的追问下,他对我说,母亲身体不怎么好,常常夜里喊腰疼,最重要的是想我,希望我回来考编,有一个稳定的工作。

夜晚,孤单感侵袭了我的全身,父母大概也是如此的孤独吧,想我的夜晚,也是如此的夜不能寐。是时候,我要回去了。于是,我买了全套考试的书,早上的时光,拿来复习,中午去上班,忙到十点钟回家。就这样,过了半年。

考试时间越来越近,我开始焦虑,睡不好吃不好,直到时间的来临。好在,考试顺利通过,只差最后的面试。父母知道消息的那一刻,高兴地连连说好,电话那头,掩饰不住笑意。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所有的坚持在父母的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正式通知录取的那一天,我跟孩子们告别。离别总是伤感的,但我还是抑制住眼泪,祝福着这里的孩子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开心。我感谢着陪伴我的老板,同事。一晚上的火车,三个小时的汽车,我回到了阔别一年的家乡。

这里的孩子,和我所见到的不一样。他们的眼里,是对知识的渴望,见到老师,都会认真地问好,他们的善意是如此的明显。尽管,宁静的乡镇,我还无法适应,对于回来这里,我还有所不甘心,但我还是愿意去试着了解。

真正的融入,是在小汪同学的影响下。每当我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听得很认真。但是,作业永远都完不成。你问她,为什么不写。答案总是千篇一律,忘记了或者没带。我气得甩过本子,大声的斥责过。直到,那一次她长水痘,我去她家,才明白一切的源头。

她是离异家庭,父亲常年在外,由奶奶照顾着。父母的婚姻,影响了孩子,她没有心思学习。那一天,我对着她妈妈说,孩子很机灵,就是心思不在学习上。我相信,只要你们多关心她,她一定可以考的非常非常好。孩子笑了,她的妈妈也连连点头。走的时候,我还对小汪说,老师等你好了回学校。

那次之后,小汪没有拖过作业,见到我,总是笑呵呵的。我知道,她喜欢上我这个新老师了。临近期末时,水痘再次侵袭,我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在我的坚持下,她在家呆了一周。考试那一天来到了学校,她说,老师我要参加考试。我说,好。那一次的考试,她考了九十多分,笑的合不拢嘴。

每当我趴在栏杆上,看着做着游戏的他们。我想的是,终究不会是一个人的孤单了。关于生活,关于爱情,关于事业,我都有期待。我,不再是那个孤单的姑娘。

人已赞赏
优美文字情感物成长纪

25岁后遇见爱情有多难?

2019-10-22 8:52:25

优美文字

成都游记

2019-10-22 22:21: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