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没有伤害,就不叫青春吧

可见鬼的是,我的抽屉里,竟然切切实实地躺着她的手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屏住呼吸,用力揉揉眼,没错,真的是王媛的手机。在场的很多同学,她们也都看到了。她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我真的是个小偷。

by 声音/Amily & 文字/佳纱 & 插画/纸纸


– 1 –

大二时,某一天下晚自习后。

因为那天是我例假第一天,小腹疼得很厉害,几乎直不起腰。所以,晚自习我就请假了,一直都待在寝室里躺着。

就是那天下晚自习后,同寝室的王媛说她手机就不见了。她当时就故意把动静搞得很大,把隔壁几个寝室的人都嚷嚷来了。还说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寝室,我的嫌疑最大。当时我还躺在床上,她就带头翻我柜子和抽屉找她的手机。

我有一个抽屉是上着锁的,她就冲我要钥匙,说必须要我打开抽屉看看。我当时很生气,就爬下床从书包里拿出钥匙打开抽屉证明给她看我没有偷她手机。 

可见鬼的是,我的抽屉里,竟然切切实实地躺着她的手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屏住呼吸,用力揉揉眼,没错,真的是王媛的手机。在场的很多同学,她们也都看到了。她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我真的是个小偷。

结果可想而知,人证物证俱在,我百口莫辩。我都急哭了,不停解释我没有偷手机。但没人相信我说的话,她们都说我要是没偷,难道手机自己长了腿跑到我的抽屉里吗。甚至有女同学当面辱骂我不要脸。王媛恶狠狠地看着我,凌厉森寒的眼神跟平时的她判若俩人。在王媛添油加醋的渲染下,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那一夜,在王媛的咒骂和其他两位室友的鄙夷责备中,我一夜未眠。我哭了一夜,流了一夜的泪。我不知道,明天,面对我的将是什么。

– 2 –

第二天上午,系主任就把我叫到办公室。

“你说,你为什么要偷王媛的手机?你一个女孩子,不知道羞耻吗?”系主任怒目圆瞪,额上的青筋暴起,一边猛拍桌子,一遍愤怒地对我咆哮。

我缩在桌子对面的墙拐,低着头,身体瑟瑟发抖。我哆嗦着嘴唇,发觉舌头似打结,嘴唇似粘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你说你,你……你给系里造成多大影响,我的脸要被你丢尽了。我当系主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种偷窃的女生。你这种素养,当初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呢?唉,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学生,我被你害死了,知道吗?啊?我要把你父母喊来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的你。”

系主任继续对我咆哮着,像头暴怒的怪兽。我哆嗦得更厉害,头也低得更厉害,恨不得低到地底下。此时的我无地自容,我觉得好羞耻好羞耻,像被当街扒光衣服。可我竟然哭不出来,虽然我好委屈好委屈。

“滚出去,快滚!”随着系主任用力地朝着门口摆着手,我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低着头逃也似的奔出主任办公室。当时外面正是烈日当头,我踉踉跄跄地走在学院大道上,失魂落魄,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浑身的血像已凝固。当我越走越发觉得脚下的地在变软时,我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3 –
我晕倒了。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上午,我单薄地躺在有些灼烫的学院大道上,几分钟后被路过的学生发现,校医务室人员把我抬进医务室。我从小就严重贫血,经常头晕严重,但像这次这样晕倒,还是第一次。

医务人员说我是情绪失常加上例假原因,导致贫血加重,引发突发性晕厥。

打了点滴之后,我渐渐醒了过来。校医务室里除了我,没有别的病人。本来是酷热的天气,我却手脚冰冷。我躺在硬硬的简易铁床上,眼泪不住地滚下。此时,我多想在温暖的家里。

我委屈,我心寒,我害怕,我孤单,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所有人。果然,当我从校医务室回到寝室的路上,路上几乎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还三两成群在我身后窃窃私语。

我知道,我偷手机的流言已经传开了,并且已经被认为是铁一般的事实。我低着头,不看任何人,我不敢直视别人带有好奇、鄙夷或同情的目光。回到寝室后,门是锁的。我拿钥匙开门,竟然怎么都打不开。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锁已经换了。我的心彻底凉了,她们连寝室的们都不让我进了。那时已经是中午了,我肚子很饿,却没有一点想吃东西的欲望。

我站在外面走廊的阳台上,等着室友们回来。过了几分钟后,王媛一手拿着饭缸,一手提着热水瓶回来了。她身后跟着其他两名室友,都是刚刚从食堂打饭打水回来。她们见到我站在那,没有多看我一眼,王媛甚至狠狠白了我一眼,嘴里不知在小声咒骂着什么。

她们开门进去之后,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 4 –

我进去之后,她们各自吃着饭,不说一句话。王媛还故意把水杯用力放在桌上,真不知她心怎么那么狠。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诬陷我,但想想又觉得没必要。她在老师同学眼里,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是系里和班里的骨干。她处事能力强,平时助人为乐,所以她人际关系很好。

她说我是小偷,大家怎会怀疑?像我这样平时表现一般、性格文弱、家里又不富裕的学生,很容易让人相信我是因为缺钱去偷手机。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同班同学魏玲发来的短信:娇娇,你来我寝室一下,我有事告诉你。

来到魏玲的寝室,只有她一个人。她看到我,眼圈红了,对我说:“娇娇,我并不相信你会偷王媛的手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有些话,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每个人都认定我是小偷,谢谢你还相信我。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感激地说道。

魏玲沉默了一会儿,半天欲言又止。她似乎很艰难地说道:“娇娇,你知道写作社团的会长许一茗吧?他是王媛暗恋的对象。”我听到许一茗的名字,吃了一惊。

似乎隐约觉察到了什么。这个人是校里公认的才子,文章写得很厉害。他似乎平时对我挺热情,我隐隐约约感觉他对我有好感。但我实在对他这种类型不感冒,所以刻意疏远回避着他。

“嗯,你要说什么?”我问魏玲。

“唉,唉,其实就是,就是,王媛表白许一茗,被拒绝了。然后……然后,她就问许一茗为什么拒绝她。许一茗说他有喜欢的人。那个,王媛问他那个人是谁,许一茗说,说,是你。嗯,就是这样。”说完,魏玲似乎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

我怔在那里,脑子里有些混乱。

我问魏玲:“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魏玲额头上渗着汗珠,结结巴巴地说:“啊,这,这个,你,你就不要问了,总,总之这是事实。那个,那个,王媛,她心里,心里一定对你有点,那个,唉,怎么说呢。我只是猜测哦。”

“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说完,我走出魏玲的寝室。

– 5 –

我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是一个女生,因为爱而不得而对另一个女生产生的忌恨心理。

难怪,像王媛那样样样比我强的女生,能力强人缘好,怎么就突然对我演起《甄嬛传》呢?爱情,就那么让人失去理智吗?她的手段太冷酷无情了,已经挑战了道德尺度。她对我造成的伤害,她该怎么偿还?

其实,后来,王媛表白许一茗被拒的事,在校园里渐渐走漏风声。很多明眼人已经看出我“偷手机”背后的隐情,只是不明说罢了。

渐渐的,不会有人用鄙夷冷漠的眼神看我了,系主任对我的态度也明显好转。但很多伤害,无法挽回。对于我这样一个女孩子,偷窃的罪名,足以毁掉我。

我一直期待王媛的道歉,可惜,至今,她都没有表示一点悔过。

若干年后,我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王媛她过得并不好,已经离婚,并且得了乳腺癌,中期,正在治疗。

虽然我无法原谅她,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平安,好歹,我们同学一场,室友一场。

人已赞赏
一角电台优美文字

糯糯:生活应该有仪式感吗?

2019-9-21 8:56:44

优美文字情感物

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2019-9-21 9:27: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